主题: 解读《白鹿原》之一:白灵的故乡——宋嘴村

  • guest25937351
楼主回复
  • 阅读:2201
  • 回复:0
  • 发表于:2018/1/28 16:17:40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蓝田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解读《白鹿原》之一:白灵的故乡——宋嘴村

    著名作家陈忠实在创作他的作品《白鹿原》之前,对蓝田的历史作了深刻的了解,取材于《蓝田县志》中的许多历史事件,进行虚构,成功地塑造了许多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其中的白灵就是一个。
    白灵的生活原型是谁?她的家乡在那里?那里的情况咋样?为此笔者做了大量的采访工作,了解了好多有关白灵故乡的材料。
    白灵的生活原型是张静雯,她的家乡在白鹿原的东部荆峪沟的北岸——蓝田县安村镇宋嘴村。
    从村中老人中了解到:张劲堂弟兄两个:老大张劲堂、老二张培堂,妹子张静雯。张劲堂是蓝田县兵役局局长,相当于现在的武装部部长。临解放时是副县长,解放前死了。张有两个儿子,老大现在留有一个重孙。老二拉了壮丁,最后成了解放军,牺牲在外边。张静雯人长的十分漂亮,从小就嫁给了人,但没结婚就到了西安女子中学读书,在去延安的路上被活埋了。村中高龄的人说年幼时还见过。(据村中老人说)
   《蓝田县志》记载: 张静雯(1911~1935) 女,曾用名秀云,出生于安村乡宋家嘴村一个富裕家庭。因父亲信奉基督教,1934年送她进陕西省教会学校读书,1928年到陕西省女子师范深造。
    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占东北三省。张静雯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她领导女师学生,上街散发传单、出版报,宣传抗日,揭露蒋介石的投降政策,领导同学一起捣毁国民党陕西省党部,烧毁了反动人员住宅。1932年4月, 陕西省教育厅在民乐园礼堂举行所谓“扩大纪念周”大会,戴季陶发表反共媚外的谬论。静雯和同学们纷纷递纸条质问:“日本侵占东北大片国土,为什么不抵抗?”,“学生抗日救国,政府为什么要镇压?……,”当戴无言对答准备退入后台时,张静雯高喊:“打”,顿时一伙女学生手拿铜板钱、石块、瓦片向戴打去,又焚烧了戴季陶的汽车。次日清晨,军警包围了学校,张静雯领导女师学生与军警展开了激烈搏斗,即被捕入狱。警察局软硬兼施,许愿先释放她,她坚定地说:“要放就一齐放”。由于她继续坚持斗争,终于取得胜利,获释出狱。1934年春,静雯和丈夫徐国连,丢下自己年幼的孩子赶赴陕甘苏区,静雯当时是陕西女师第一个到苏区去的女性。静雯夫妇到南梁后,刘志丹、习仲勋等负责人热情接待,立即分配他们搞政工宣传。静雯写一手好字,能讲、善歌,被称为“女中状元”。在她的带动影响下,姑娘、婆姨也走出家门参加革命。陕甘宁边区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张静雯担任苏维埃政府妇委会委员长,并兼列宁小学教员。她为了提高教学效果,把教材编成通俗的诗歌或顺口溜,使学生普遍感到好记易懂。1935年秋,由于王明“左”倾错误路线的影响,西安到南梁的干部都被视为肃反对象,静雯被诬陷为“奸细”遭受杀害,年仅24岁。至今南梁人民还记得她唱过的一首“信天游”:“婆姨女子放开脚,长头发剪成短毛盖。男当红军女宣传,革命势力大无边。”
     张吉民,安村乡宋家嘴村人,(很可能就是张劲堂的儿子)生于1926年,牺牲于1949年6月,当时是40军118师354团的战士。
    张家门上有两个烈士牌子就是张静雯一个,她侄子(张劲堂的二儿子)一个。
    宋嘴的张家和凫峪的郭家是亲戚,张静雯的姑家就是郭巨宝的母亲。凫峪的郭巨宝受其舅家影响加入基督教,他在本村发展教徒,这里就不多说。
    宋嘴村不但出了个张静雯,而且还有几个有名气的人物,下面分别介绍:
    宋嘴村另一个有名气的人物闫育华,是西安学生运动的领袖人物,十七岁时(1931)入党,在西安碑林中学念书,戴季陶到西安来,他带领学生砸了他的车,随后带领学生把省党部砸了,因此把他逮捕了。1962年平反但没有恢复他的党籍。平反的事还是他的儿子寻赵伯平,赵让他的秘书写了一份材料交给了姚世平,才平的反。当时戴了两个帽子一个地主,一个反革命。闫育华和谢维杰(谢沟人)关系密切,把儿子认给谢做干儿,谢只要一回来就经常到他家来,一住就是好几天。据他的儿子说:父亲那时是汤峪游击队队长,最后交给了姚广清,把他调到渭南军分区,到过朝鲜。和陈志正、赵伯平、王力都经常在一块工作。
    他的儿子带我去看他的碑文,碑文是蓝田县县长写的:现摘录如下:公元一九一三年农历十一日故于一九六零年五月初一日终年四十闫育华原籍聚仙坊村后迁居宋嘴村忆好学省中读书品学兼优追求真理思想一九三一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四二六”西安学生运动的领袖因砸戴季陶省党部被捕经共产党营救后又因搞地下活动在河南开封被捕在反省院坐牢直至西安事变后释放三七年奔赴抗日前线抗击日寇奋勇杀敌后因工作需要从政从教多年四八年至五零年曾任汤峪游击队队长渭南军区独立六团连长五一年赴朝参战任连长屡建战功五五转业于安村小学任校长六零年因极左路线被错斗含冤归天后平反昭雪。
    宋嘴村的又一个有名气人物冯克治。《蓝田县志》中也有记载: 冯克治(1837~1902) 安村乡宋家嘴人。农民出身,稍识字,性刚毅,有豪侠之风。深恶清政府的贪污腐败。清光绪三年(1877)。蓝田荒旱严重。众百姓剥食树皮、草根。当时县令陈熊虚报蓝田无灾。西安府亦无视人民生死,反将蓝田常平仓粮食调拨临潼。消息传出,民怨沸腾,冯克治组织数十人由鹿原赶至三里镇附近,将粮车全部挡回。陈熊上奏西安府,指控冯等为刁民造反,要求“严以正法,以儆来兹”。西安府派员调查,至五里头一带,见有父食子、夫食妻之类事件发生,冯才免于受害。村人说:冯是黑豆虫,性子耿直。
    光绪年间,蓝田农民交纳田赋时,要用手推车将粮食运往西安西仓。当时仓库验收人员索贿成风,贿则顺利入仓,不贿则百般刁难。冯克治将粮食送到西安后,倡议拒贿交粮,一唱百合。粮食在露天搁放数日,时逢阴雨连绵,粮粒涨大,口袋崩裂,损失严重。冯深知控诉无效,采取果断措施,东西大街逢轿便拦,告诉粮仓索贿恶习。一时满城风雨,广传粮吏索贿,粮食霉坏之事。在舆论压力迫使下官府不得不下令急收,西仓行贿积弊得以革除。为在西仓交粮的18县农民办了一件大好事,于是冯克治名声大噪于三辅。事后,官府借故将他拘审,在法庭上他毫无畏惧,对答如流,嘲讽尖刻,使审讯者尴尬不堪。光绪二十八年(1902),冯克治终于被县令周之济以“莫须有”罪名收监,当年死于狱中。
    据民间传说:冯克治应召去县府衙,他打着灯笼县官问他,大白天你咋还打着灯笼,他说:我这眼睛不好,不打灯笼就啥也盯不着。意思是县衙黑暗。有人说:他这个人心眼多,不敢让他低头,只要一低头,就来了主意,谁也说不过他。逮他的时候,把他的头绑在房上,再也低不下去了,才捏造罪名害了他。
    (宋嘴村)周家庄村中还有个有名的人物是周辅国。据《蓝田县志》记载:周辅国(1925~1978) 安村乡周家庄人。民国25年(1936)入西安三意社学艺,专工大净,兼习“二花”(架子花脸)。拿手戏有《火焰驹》、《铡美案》、《昊天塔》、《黄河阵》、《斩单童》、《苟家滩》、《荆轲刺秦》等。尤在秦腔《火焰驹》艺术片中扮演的艾谦一角,工架、唱腔,广泛饮誉。他的嗓音宏亮,吐字清楚,道白见功,唱、做激情,尤其善“哀”音行腔和大净的“犟音”殊调,更富情见彩。1954年陕西省第一届戏剧会演,荣获表演二等奖。在现代剧《杜鹃山》中饰雷刚一角,英雄气概,赤胆忠勇,均达情见性,亦受到报刊、广播、电视的播放评赞。他的《火焰驹》、《铡美案》中艾谦与包拯唱段已录入《百名秦腔演员唱集集锦》。周的兄弟周武民,儿子周双喜,女周小利都从事于戏曲事业。
    宋嘴村位于荆峪沟的北岸,它由三个自然村组成:宋嘴、岳塬、周家庄。宋嘴村处于荆峪沟的一个嘴头子,所以叫宋嘴,宋是因姓宋的居住而得名。周家庄在宋嘴的东北,因周姓居住在早,岳塬居于宋嘴的西北,处于荆峪沟主沟与另一支沟姚查李郑的分界。这里大部土地在平原,只是岳塬有些坡地,宋嘴有些坡地,宋嘴在荆峪沟底也有地和鱼塘。这里交通十分便利,有蓝汤路从村中经过。从蓝汤路到韩寺的公路也从村中穿行,从蓝汤路还有一条到岳塬的水泥路。
    宋嘴村的主要姓氏有:宋、张、赵、冯、陈。赵姓是从黄沟搬来的,张姓是从大寨搬来的。其他姓氏来路不明。周家庄主要姓氏有:代,周,张姓、吴。代是从代寨来的,周可能是从商县的周家寺来的。有一年,商县来了一个人,替他爷完成遗愿,说在那里已经有五六辈人了,据说老弟兄三个,有一个跑出来了。那时候有一个铤,上边有记载,五八年大炼钢铁时烧了。张家从杨孔寺来的。吴姓当时是从外地逃难来打工,最后落脚到这里的。岳塬的主要姓氏有:岳、魏、施。来路不明。
    据老人说:当年属于鹿走镇联管辖,周家庄、宋嘴、岳塬、代寨、查家、是一个保。岳塬的贺继文(贺老大)就当过保长。他兄弟贺老二是一个医生,很有名气。周家庄的代西昌快解放时当保长,竞争很激烈,最后他当上了,有人不服气,就告他抽大烟,结果县上来人一查,在屋里搜出了鸦片,就把他逮捕了。解放后岳塬的杨英才支书、主任。杨忍堂、张宏忠是县基督教会的主管尤信德就接人家的班。
    周庄村还有张明金、张明银是很早就有名的财东家,张的老婆人称傲神,满场的粮食成黑半夜地收拾不完,把老婆促回去,很快就完了,这是清朝以前的事了。
    宋嘴村的学校原先在去岳塬的路与蓝汤路的路口北边,现在移到了蓝汤路与周家庄的交接处路南。
    宋嘴村的南边与鹿走沟相接,北边与安村、吴庄连畔,东边和代寨相通,西边与谢湾、府庄紧接,村中原先还办过砖厂,就在宋嘴的下边,岳塬的东南,蓝汤路坡下转弯处的上边。
   
     采写于2015年7月23日

     本文得力于闫百安、张忠仁、代永安的大力支持和《蓝田县志》的相关资料。

     作者是蓝田县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文学》作家协会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村史文化爱好者。

     2018年1月28日重写于下雪闲暇之际

此文发表于 《西部文学》
该问题处于未解决状态,马上帮楼主解答!我要回答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